尼采:《善恶的彼岸》读书笔记(七)

尼采在肯定程度上也认同道德工学的有用性,因为人们一般对道德是尽可能少地去考虑的,道德不会唤起人们跨越一天的兴趣。不过那种“普遍福利”不是上好、不是目标,只是催吐剂——因为对于一个人合乎情理的,对其余一个人或许并非如此。提倡唯一一种为全体人的德行,对高级的人类而言是一种危害。一切我们称为高等文化的,都遵照对残忍的精神化和深远化。

1)历史感,尼采解释为一种“对于某个民众、社会、某个人的级差依次一猜便中的能力、对于感知价值评估之间联络的力量、对价值的权威和起功用的力量的独尊之间关系的与之本能”。

“那里Nietzsche分析了北美洲现存的德性现象并力主了主人道德。混杂道德的影响;杂种欧洲人;“所有只谈谈快乐、痛苦和同情的法学体系都是高洁幼稚的。”【156】Nietzsche主张要敢于残忍,因为这是因为意志,“称作‘精神’的霸气傲慢的事物想要在其间和表面都变成主人,想要感觉到自己是主人;它有一追求简化的多样化意志,是一有约束力的、有驯服力的、专横傲慢的、实质上尽力统治整个的恒心。”【162】随即商讨了女子,否认男女一样是值得追求的。”

12.道德教育学的“有用性”

2016年8月7日

《大家的道德(our virtues)》

7.尼采的思想意识

13.“精神的主旨意志”

8.尼采所谓的“历史感”

尼采认为每一种纯属的、面向每个人的非利己道德,都不只是伤害于趣味,而且会点燃引发渎职。这是一种在爱心面具下的引发,这几个吸引会伤害更高等者、更稀有者、有特权者的诱惑和伤害。为了预防损伤,人们必须强迫这个道德从一初阶就坚守等级秩序,制止它们僭越行事。

2)不过亚洲由于等级和种族被民主制度掺和,所以跌入了半粗暴的状况。原本高尚和自足的知识都应有有一种不情愿、新的物欲横流、对本身的满意和对陌生事物的钦慕,不过对于前天的人和非洲而言,已经丧失了这种历史感和平民好奇心所带来的不可理喻的感性了。

4)只有大家这一个半野蛮人处于最大的安危中时,我们才处于自己的幸福之中。

尼采认为“安乐”不是目的,而更像是终结,是一种使人类快速变得可笑的情事,建立在别人的衰退之上。唯有苦难的培训做到了至今对全人类拥有的增长。只有在苦难中可以授予灵魂,人类在创造中与造物者合二为一。

尼采认为现在的亚洲混合人将农学作为了一种服装储藏室。为了节日狂欢、为了精神的节日游戏和纵情,为了胡说八道和嘲笑,这些北美洲人前所未有地准备了道德、信仰纲目、艺术趣味和宗派。在这些进程中,人饰演了“戏仿世界历史的倡优”和“扮演上帝的小丑”。

尼采这样解释他的这部分学说:民众将下命令者成为“精神”,精神可以把陌生者化为自己拥有的能力,使得新者与旧者相像。精神的心志是在自身中并围绕自己成为主人,意志将团结深感为官员。

1.尼采认为“我们的美德”本质上与以往被叫做“好良心”的事物一样,都是被创设出来以供信仰的创始。我们这一个现代人成立除了各式各类的相异的德行规定,可以用来表明我们相互争论的表现。

巾帼与真理无关,女子不应该通过启蒙使得自己连续出丑。认为女性应该享有平等权利的人是不当地明白了“男人和农妇”的主干问题,忽视了里面的争持和浮动的必然性,错误地以为两者可以有相同的权利、教育和无偿。

11.正直观

6.对非利己道德

3.尼采认为道德判断和裁定的动感狭隘者最喜爱对个别派举办复仇,因为唯有通过这种办法得以补充他们从自然这里得来的缺乏馈赠。他们终于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取得精神并且变得聪明。那几个进程就是恶意被精细化了。他们经过创制出一个尺度,使得尽管是振奋中装有财富与特权的人也不可能不经历一样的审判。他们心甘情愿为了这些因素而信仰“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并且几乎要为此信仰上帝了。

2.尼采认为法兰西的情绪学家们对资产阶级都是拿手愚弄与讽刺的。以福楼拜为代表的市民们拥有一种“无发现狡猾”的特质,所有善良老实的中级精神都用那种特质来相比更尖端的神气及使命。在所有近日儿清晨就发现的才智中,“本能”才是最有“才智”的。研习心境学的心思学家们唯有学会分析自己才能真的看清。

4.尼采认为一种尖端精神状态本身只是用作诸种道德质料最终生就的怪才才持存下来;高级的精神状态恰恰是正义的精神化。

3)对于有所历史感的人而言,对之有偏见的刚好是文化和模式中的完满者和结尾成熟者。历史感美德和好趣味处于一定周旋。

14.尼采的半边天观

9.“前台思维方法”

尼采认为享乐主义、悲观主义、功利主义或者幸福主义这多少个拥有按照苦与乐,亦即基于伴随状态和附带之事来衡量事物价值的合计艺术,都是前台思维格局。他们从没发觉到祥和随身的赋形力量。

这两章尼采着重分析了非洲的先存道德,提出“迄今停止一切道德文学都是低俗的”。在章节的末尾,尼采不惜篇幅地戏弄了子女平权主义者和女性运动,认为女性从天生而言就是愚昧和不精通的。

10.苦难的效益

“正直“和所谓的“自由精神们”会化为我们的好高骛远、饰物和排场,界限与愚蠢。每一种美德都会协助于成为愚蠢。如俄罗丝谚语:愚蠢到神圣的地步。

5.对不计利害者的称誉:尼采指出了对不计利害者赞誉的少数不予意见。那多少个使得整个更高等本性觉得有可以、有鼓舞的、更精致和更受宠爱的意味,在平均人看来恰恰是“无关利害”的。即使如此,平均人在这个工作中也能只顾到一种“不计利害”的献身。有些翻译家宁愿将这种表现解释为一种“诱惑性的、神秘彼岸的”表明,也不愿意显露真理:即这么些阵亡其实是出于愿意牺牲某种东西并获取某种东西的愿望——他在这边献身是为了在别处拿到更多,为的是也许从根本上成为更多,或者觉得上自己“更多”。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