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书世界」来生,愿你成为真正的照明黑暗的光心理罪

心理罪 1

图表来源网络

「见字如面·书世界」征文

肖望——《心理罪 暗河》

文 / 夏沐瑾

肖望同志:

您好。你在那边好吧?有没有认真的赎罪?

您也许不认识自己,我是广大《心思罪》读者中的一个,也是早就迷恋你的迷妹。

用作那些种类我最喜爱的《暗河》中至关主要人物的您,提笔给您写信那件事确实纠结了遥远,我不知底该以什么样的心气去面对你,对你我是冲突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该喜欢您的,可我的感性远远的克制了理性。“初见”你给自己留下了太深的回想,你在我心中太过光明,以至于我早就无法经受新兴的您。

还记得你在《暗河》中首先次登台,不知怎么就纪念一句歌词“你一出台,外人都呈现不过尔尔”。方木都以为你是个专门热心的人,我觉得那应该就是你的真性情吧。那时的您早晚不会想到方木出现在你的生存中会给你带来什么样。你和方木因为案件相遇,其实也是因为邢局才会遇见,那是还是不是冥冥中的一种注定啊?

您帮忙方木,帮助米楠,印象最深的就是您帮方木(米楠)在小混混手里拿回米楠身份证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喜欢,总有种下一幕是您拍着方木的肩头痞痞的说上一句“别怕,将来哥罩着你。”的感觉。你没说,但你帮了方木好多,就真正像“罩着”他一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撼动。最珍奇的是,对于方木不想说的,哪怕是您更加愕然的,你也绝非干涉,当时本身就想,这性格我太喜欢了,不愧是我欣赏的人。

您欣赏方木,你羡慕她对老邢的情分,你愿意和他群策群力。如果不是见到了前面的内容,我确实认为你们是最好的拍档,最好的心上人。你也是如此期待的吧,和她成为情人,然则没有如果啊。

在景旭死的时候,你抱怨过方木不相信你,但后来,方木是真的看重你了,他在走向暗河深处的时候,留的是您的电话,他马上想到的人是你。我曾想着你会不会在接到电话后奋不顾身的去摸索方木,去救她,一定会呢,毕竟在百鑫浴宫的时候,是您拼了命的救了他,即使不是你,他可能葬身在百鑫浴宫的大火中了。

您是真的把他当对象的呢,杀了她对你的话举手之劳,但您未曾,你不想他死,你是或不是在她随身看出了当下您的影子呢?可是啊,方木跟你最大的不一致在于,这个你觉得的傻,方木一点点让您知道那种傻可以令人触动。他得以为了公平捐躯自己也在所不惜,他把其别人的生命看的比自己根本得多,方木他是真正的光明随地。那也是干吗后来的您让自家痛不欲生的原故之一,你直接是自个儿心里分外阳光开朗充满活力,正义感爆棚,性格和方木帝好互补的小太阳啊,直到这本书结尾我都心有余而力不足相信你会是个“叛徒”。

番外篇《月光的假话》中的你,又两次深切的刺痛了自己的心。原来你只是想当一个令人向往的好警察,邢局分配给你的义务是个卧底,你太想好好表现自己了,一初叶的你是使劲的劳作,然而邢局不曾告诉您任何除义务外的事体,你是还是不是感到很无力。

卧底是个新鲜的义务,涉及到太多,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扬弃性命。你只是想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领导有如何安顿,但是邢局没有完全相信你,只让你坚守安插,当时的您心中一定充满了挫败感吧。我驾驭,你不怕死,你只是不想死的茫然。你期望收获保护,可却没有人给你这几个。

老大女孩,裴澜,是那段乌黑的卧底时光中绝无仅有支撑你走下去的明朗,为了救她,你陷入了高危,为了不让你揭发,你被禁足,在这黑暗的房间里,你都在想怎么?一根根烟吸进肺中时心中有无数的不愿与怨恨吧。你不想做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是呀,何人又能忍受一生遮遮掩掩阴沉压抑漫无天日的生存呢。

聪慧如您,当知道了邢局的安排后,知道你只是她的一枚小小的的棋类时,你是否对她根本的懊恼了?我无能为力感同身受你的心气,但自己曾深切的惋惜过你,也为你感觉不足,尤其是不知你卧底身份时,郑霖对您严刑逼供,那钉下手指的一根根牙签,想到我都觉着心凉到根本。

是或不是这时候的您就想要反抗了?可能裴澜和梁泽昊在联合后,你内心最终一丝光都消失了才逼你走上了那条不归路吧。好多个人不晓得您怎么会挑选和梁四海合营,我觉得你只是想要得到赏识和一定,在某些地点,梁四海确实把这几个给了你,所以你才会去找他呢。

番外看得自身心中尤其伤心,我心痛你,但并不表示自身就认同你的变节。错了就是错了,再多的委屈和不甘在那多少个无辜的人因为你失去生命面前真的何足挂齿,在赵浩青死的那一刻,你就不可能回头了,在郑霖、小海、阿展被滚烫的铁流吞没的须臾间,在那一个可怜的子女凄惨恐惧的抱在联名的时候,我就清楚了,你早已力不从心取得原谅,也不值得被谅解了。

您很明白,拥有热肠古道,渴望冲锋陷阵,不过唯独不相符做卧底,你太欢喜,也易于心思用事,我想若是那时邢局对您更爱戴一些,你一定是个好警察,一定在你的任务上有所作为,这时候你再遇到方木,你们俩并肩合作会成为接班人的一段佳话。

以致你铤而走险走上绝路,邢局有权利,但说到底决定权仍旧在您手上,你可以抵抗,但你无法因为心中不甘而残害无辜人的性命,那是另一个我对你感到忧伤的地点。

或许你的心目还有残留的善良,明明立场不相同,你却救了方木一次,三回是命,一回是把她拉离犯罪的道路。最后的末梢,你把犯罪视频带交给了方木,并恳请他让你能以警察的身份而死,正义如方木,我料定他不会容许,你辜负了她的深信,你的一举一动已经不能够用警察四个字来称呼您,更加不配以警察的身份死去。

自家不明了你在弥留之际是不是对团结的平生一世感到后悔,我想应该会吗,那时候你大可让方木同意你的哀求后再把视频带交给他,但您没有,当时的你是或不是曾经认识到温馨做错了?

您对方木说,“我真他妈喜欢你。”那实在是自家听过的最动听的脏话,你是还是不是也觉得遇见方木那辈子值了?

想说的太多了,这些可疑与题材假若能取得你的回应该有多好。我没资格去挑选原谅你,你要为自己所做的方方面面负责,所有后果都是你应得的。固然如此,我仍旧想说,纵使千帆历尽,你仍是本人心头美好的存在,非亲非故三观,无关其余。

若来生,我想你势必会重新选拔穿上警服,这一回,不操之过急,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一腔热血为了公平。阳光下,笑容依然纯真灿烂。

若来生,别那么最好了,你选取的路注定辛苦无比,一步步走,千万别着急。

若来生,早点蒙受方木吧,与她把酒言欢,娓娓而谈,一起为了公平,为了老百姓,打击犯罪。那是自家能体悟的最美好的事了。

若来生,一定要变成真正的好警察啊。

最终,好好赎罪。

                                                                       
                对您又爱又恨的迷妹:小夏

                                                                       
                              2017年11月29日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