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随形(奇思26/27、江湖令06)

04

站在三楼,小若很犹豫。窄小的楼道里,楼梯东西两侧各有一间房,刚才的音响来源哪扇门里头呢?半夜三更的,自己吃错药了啊,不佳好睡眠,管外人家闲事。

正想下楼,左边的门吱呀一声日渐打开,门里是一个坐在轮椅中的老妇。老妇望着小若,神情并不感叹,反而是一种期待。

心理测试,小若走过去问,您有空吗?平常太平静了,刚才突然好大一声响,有点担心,所以上来探望。

小若边说边往屋子里瞟了一眼,小厅里的茶几翻倒在地上。看来虚惊一场,是茶几倒了,人没事。

不打搅您休息了。小若要走,老妇抬起了单臂,带起了一根铁链。一米长的铁链,一头拴在老妇左手腕上,一头系着轮椅扶手。小若揉揉眼,大致不敢相信,她要认可自己并未梦游。

老妪摊开手掌,手心里放着一把钥匙。她表示小若去开另一扇门。这合适吗?小若心里有些恐怖,然而老妇的神气显出几分紧急,让小若觉得某种沉甸甸的义务。

里头没有人?月言不在?

老外祖母点点头。小若在老妇的凝视下,打开了紧闭的房门。灯光照明房间,小若看见一个灰色的童话世界。红色的墙纸,粉红色的窗幔,能摆东西的地方摆满了丰富多彩的布娃娃。目光落到床上时,她吓得一颤抖,床上怎么有个精美的女郎?再仔细看时,竟然是一个可乐杯。

床头柜上靠着一幅画,好熟稔的画。那不正是在创意画展上观看的那幅画吗?蒙着面纱的只揭穿一双眼睛的女性脸,无论小若站在哪些角度,那双眼睛如影随形,只要你看它,它永远都看着您。

如此卓越的屋子,却令人感到到诡异。小若手心出了冷汗,月言去何地了?刚才出去的女婿是何人?月言二姨干什么被绑在轮椅上?

帮帮我,帮我偏离这里。

小若听到背后老妇嘶哑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年久坏掉的风琴,勉强弹奏多少个已经失真的音符。

小若走到她身边蹲下来问为何,那是您的家为啥要相差。

老三姨抓住小若的手,使劲地挤出多少个字,她不是月言,你瞧瞧的不是月言。

突然老妇神色紧张,推开小若,快走,快走。

01

在租屋住了半年,小若又打算重新找房子。

上班不到一年半,她一度搬了三遍家。那能怪她挑剔吗?

率先次,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妻。男的常常敲她的门,看水电设施,查天燃气管道,美其名曰为他的普洱考虑,但他的神采表情很随便地展露其真实用心。

其次次,她与一个女孩合租一套两居室。固然和女孩素昩一生,但相比上两回来说,心里的安全感大大升高。可没过多长时间,那女孩频仍带男友来过夜,爱的时候闹腾的意况不亚于色情片,不爱的时候又吵又骂哭哭啼啼,四个人一齐无视一墙之隔她的留存。

其一次,就是小若现在租住的那户住户。

5个月前,她找到那里时觉得很中意。一栋单独的三层小楼,一楼沿街门面,二楼租住,三楼主人空间。主人是一个比自己年纪略长的女孩,披肩长发,眉眼清丽,身着素色高腰裙,颈上系一条丝巾。

女孩说,家里只有他和生母,妈妈双腿不便,多年与轮椅为伴,但生活尚能自理。女孩对小若没什么要求,唯一必须听从的就是严禁带其余男女朋友到家里来。

本人大姑喜静。女孩说话的神采像沉静的水潭。

女孩的名字很美,月言。小若猜忌自己住进去的原由越多来自对那些名字的诧异和欣赏。月言,她和她的生活自然都是万分美好的呢。

06

感恩节那天,小若去了趟福利院。

在洒满阳光的草地上,月言丈母娘坐着轮椅,瞅着天涯发呆。

小若走到她跟前,无声地笑笑,然后推着轮椅,在庭院里闲庭信步。

小若低头能瞥见月言三姨尾部的根根白发。这么些女孩子刚刚五十岁,却苍老憔悴得令人心痛。二十多年前,在一个妇人年轻的年龄,她生下了一对龙凤双胞胎。大的是男孩,小的是女孩。娃他爹挖空心思了三日,给五个男女分别取名:星语,月言。女孩子幸福极了,星语和月言,那是孩他爹送给他的最好祝福,那对爱情的成果从此照亮了她的人生。

可是,五年未来的冬日,八个孩子在池塘边玩耍,堂妹月言失足掉进了水里。月言在水里扑腾着,妹夫星语在岸边拍起始笑,一向到月言沉到水底,水面苏醒平静。等到女孩子找来时,星语还坐在池塘边,瞧着池水发呆。女子问,堂妹呢?星语指着池塘说,月言在水里吗,我等了漫长她都不上去,我肚子都饿了。

女性疯狂似的尖叫,那叫声凄厉惨绝,让树上的蝉鸣全部哑然噤声。星语惶恐地瞅着疯子一样的生母。等到月言从水底打捞上来,大姨当场晕厥,星语吓得大约7个月不会讲话。

妇女接受了失女的有血有肉,但性情大变,判若四个人。她瞬间把星语当外甥,时而把星语当女儿。有有失常态态的时候给星语买很多布娃娃,让他早上抱着小孩睡觉。给星语穿上优良的花裙子,让她像小女子一样在协调怀里撒娇。星语假诺反抗,她就拿着筷子狠狠打她的手,边打边骂,你害死了二嫂,你把小妹还给我,你把月言还给自己。

过了几年,女生的毛病丝毫有失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老公忍无可忍,和妇女离了婚,一个人走了。

种怎么样因,得如何果。小若心里轻叹着,眼前表露“月言”一身素裙、一脸清寂的榜样。现在她曾经清楚了,那么些“女孩”其实是星语,在二姨多年变态的管束下,星语虽为男儿身,但早夭的阿妹与她曾经如影随形,甚至藏在了她的躯体里,随时依附着他“现形”。当她是“月言”时,像乖巧的幼女用心招呼日渐衰老的生母;当她是星语时,他阴毒地对待四姨,将她推下楼梯,把她绑在轮椅上,发泄一个男女对小姑郁积多年的抗击。

小若低头抚摸女子的白发,即使萍水相逢,却对她心生哀怜。小若有点诧异,自己过分的敏感来自于哪里。星语画的非凡蒙着面纱的巾帼,怎么协调偏偏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月言呢?

星语到底是什么样子,小若只见过五遍。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去拘留所偷偷看了一眼。即使只一眼,但小若已经确信,他就是新意画展厅门口的非凡男人,他就是清晨向昏黄路灯走去的男士,他的步子像猫从地毯上度过,很轻,很轻……

如影随形

03

在月言的房子里住了不到半年,小若就从头屡屡性变态了。

小若检讨自己是或不是太灵敏太难以置信。首次,总以为男房东意欲不轨;第二次,嫌外人闹腾,目中无人;现在吗,有那般好的独门空间,却又多疑小楼安静得就像是死寂,那毫无道理,也不合情理。

凌晨一两点他总会突然醒来,想开灯,但想着楼上神经衰弱的病者只可以忍住了。明知道门反锁了,偏偏还要寻找着下床去反省。她有时会暴发幻念,觉得门外站着一个人,即便自己忽然拉开门,会不会吓到自己也吓到对方,同时尖声惊叫?几乎是强迫性的神经质,小若想,恐怕要抽时间做几遍思想测试和指引了。

一天夜里又按时醒来。小若准备起身上厕所,忽然听见隐隐的足音。脚步很轻很轻,就如猫在地毯上度过。她坚信那不是视听的,而是第六感捕捉到的。

脚步声经过她的门口,逐渐下楼。她摸到窗边,挑开窗帘一角偷偷往楼下瞧,百米之遥的地点亮着一盏路灯,灯影昏黄朦胧。她看见一个人走出了房屋。一个女婿。

郎君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大步朝路灯的趋势走去。小若瞪大双目想看清她的典范,哪知他猛然站住,回过了头。小若吓得缩回挑着窗帘的手,后退两步差一点摔倒。她不久回到床上窝在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好像男人的眼神能通过厚厚的墙壁,抓住漆黑中的自己。

怎么那栋楼里有男人?他是哪个人?小若一边猜度一边觉得温馨多虑。这么简单的题目还索要解释啊?像月言那么精粹的女童,又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屋,当然会有男朋友,留男朋友过夜也是健康的事情。

睡啊,睡啊。小若强迫自己入睡,但楼上咚的一声巨响,惊得他又坐了四起。声音来源头上的天花板,好像重物狠狠摔在地板上,很烦心的一弹指,再没有其他意况了。

正因为再没有任何动静,所以小若觉得不正常。就算他没有上过三楼,但她只得忧虑,是月言姨妈摔倒了呢?如若月言没有及时发现,会不会出意外?

假想的业务想多了,总能变得像曾经发生的事实。小若再也坐不住了,她决定上楼看看到底。

05

逃回房间,小若后背抵着门,双手捂着嘭嘭跳的心里,仔细辨认那像猫走在地毯上的足音。它由远而近,它在小若门口停顿了几秒,它逐步上楼。小若大致止住了呼吸。她一回遍回看刚才的历程,确认楼上房间的灯关了没,门锁好没。月言会发现吗?刚刚上楼去的人,到底是还是不是月言呢?

直至天明,小若始终半梦半醒,回顾夜里的事,分不清是实际如故梦境。上班的时候,她抽空去了趟创意画展厅,展厅拐角处的墙壁上一度换了另一幅画。她了解原来的那幅画,工作人员说,有人要花高价买,那样的好事年轻书法家竟然一口拒绝,还把画拿走了,没有一点商议的后路,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屡次三番几天,小若都有点恍惚。白天极力干活打算逃脱,早上再次来到小楼依然认为不安。躺在床上,她瞧着天花板,那方面到底暴发过什么?藏着如何秘密?

小若打算重新找房子了。再这么下来,不成神经病也会神经衰弱。

和肖娜聊到租房的事,肖娜认为意外,说你换房子怎么像换衣服似的。

小若叹气。肖娜是本城人,自然不懂外乡人在这座城市打拼的劳碌和正确。聊着聊着,她把蒙受的先头前后后报告了肖娜。

肖娜问他,你有限辅助不是讲故事?

整天忙得像狗似的,什么人有闲心编故事啊。

肖娜拍拍小若,那行,我找我爸帮你破案。

原来,肖娜的阿爸是本城刑侦队大队长。让爹爹查一下月言家的户口档案,大约是小菜一碟。

很快,肖娜带给小若一个极致意外的结果。

肖娜还说,大伯对他说的业务相当重视,越发是月言妈妈被铁链锁在轮椅上的很是情况,必须以法定的理由举行入户调查。

心理测试 1

02

小若在一家广告集团上班,天天早出晚归,回到租屋已是精疲力竭。小楼里的确安静,洗一个热水澡,钻到被窝里能一夜无梦。

只是有天夜里,小若无来由地突然醒了,无比清醒的醒。她睁着眼,万籁无声的漆黑让他有点害怕,便伸手开了床头灯。算算时间,住进去大半月了,那楼上楼下的,竟然再没见过月言。还有月言三姨,一个行走不便的女子长日子窝在楼上,日子该多么无聊啊?太平静了,她只可以发出错觉,除了自己,房子里还有任何人啊?

第二天很晚回家,小若刚要上楼,却见一身直裙的月言等在梯子上,把她吓了一跳。

昨夜没睡好啊?你房里的灯一向亮到天明。我四姨也没睡好,你窗户上的灯光影响了他的上床。

小若连声说着对不起,进房间后咔哒反锁了门。她摸摸厚厚的窗帘,隔了窗帘的灯光多微弱啊,能影响到楼上的月言大妈啊?可是,长时间患有的人神经衰弱也是正常吧。不过让小若奇怪的是,刚才楼梯上的月言和他首先次探望的月言有点不相同等。哪个地方分化等呢?她又说不上来。

周天,同事肖娜约小若去看创意画展。在展厅拐角处,她被一幅画吸引。画的意境很空虚,大面积浓艳的色块像随意泼上去的,就如艺术家不小心打翻了颜料盒。色彩由浓转淡处,浮出一张女士的脸。女子脸上蒙着一层面纱,只披露一双眼睛。

和那双眼睛对视,小若看到的是一潭沉静幽深的碧水。时间截止了,没有动静从未风,小若从潭水里看看自己的黑影。影子越来越清晰,披肩黑发,素色紧身裙,那不是小若,因为小若一头短发,身穿羽绒服牛仔。那是另一个女孩的黑影。

肖娜拍了拍小若的肩,潭水以前方消亡了。小若已经无心再看其他的画,她向一位展厅工作人士打听,那幅画的小编是何人。工作人员说,是一位尚未其它名气的年青书法家,很帅的后生,主办方鼓励新人新作,所以才能和名画名作一起浮现。

何以我从那幅画里看看了月言的阴影呢?小若一下子心事重重。走出展厅时,她无意地回头,看见一个年青男人也走出展厅,往相反的主旋律去了。匆匆之间,她望见了年轻男士的侧脸,怎么似曾相识呢?在哪见过呢?可是到底在哪见过吧?肖娜挽着她的单臂叽叽喳喳说话,打乱了他的笔触。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